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希望的田野上

--- 齐奇网海拾贝 QIQI958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离婚后我独身一人,目前在家啃老,2015再打算!现在先好好休息休息。3月到现在了,哎!

网易考拉推荐

台湾曾有位媲美金山活佛的奇尼姑  

2010-10-13 19:52:03|  分类: 宗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台湾曾有位媲美金山活佛的奇尼姑 - QIQI9585 - 齐奇企起—网海拾贝(摘录)

 

特别提示:本文全文转载自道泉心果博客,原文标题:台湾有位媲美金山活佛的比丘尼,链接地址为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a7e30030100i891.html

 

台湾有位媲美金山活佛的比丘尼  
道泉心果

  
    台湾苗栗海边小镇——苑里镇的大兴善寺,一座小小无名的简陋寺院,却藏着德行媲美金山活佛的比丘尼。这位令人敬仰的大德尼师隐名乡间20余年,直至1985年3月3日下午7时寂灭,外界始闻其法名福慧,世寿56岁,僧腊21秋。“告别法会”由当代律宗名宿忏云法师主持,荼毘后留下五彩舍利珠,大者近两千颗,小者无数,庄严的金身及舍利目前供奉于迁址后的铜锣九华山大兴善寺,而其生前救助病者的大悲水仍依愿力而传承。


    这位德尼的行持威仪颇似金山活佛的风范。金山活佛,长年一袭僧衣。长年不倒单,也是为人治病,不过他不用大悲水,是用自己的“口水”、“洗澡水”、“鼻涕”,还有“捶你一拳”、“打你一掌”。这位比丘尼,一年到头穿布壳一件,冷热不侵;一年到头坐水泥地、不吃饭、不倒单。不接受任何人礼拜,绝不收“在家皈依弟子”,一生不受人供养。每天以“念力”、“大悲水”与人结缘。她究竟修的是什么法,境界如此高:“长年一袭衣、长年坐水泥地、长年不吃饭、长年禁语。”  

  
    据该寺的常持法师和亲近过多年的佛友介绍,这位比丘尼,一年到头赤足,一年到头就那一身“布壳”,冬也是,夏也是。不管如何冷,如何热,她的小房,没有床、桌,只有同样的两三套“千补百纳”布壳,用来换洗,室内一片水泥地。20多年来,据说早期她是每星期只吃中点水果,圆寂前的几年,弃除所有食物包括水果,每天只喝几杯“大悲水”。徒弟们都不知道她是否睡眠,因为除了在殿上走动,为人们加持之外,夜晚是入室静坐,曾经有过20多天不出单房的记录,待她出房后(大约是出定),仅喝一点点水。

 
    由于“禁语”20年,完全用动作、笑容、表情示人,一切透过手语进行,身边常住或居士充当翻译。她的“加持方法”,只是双手合掌,集中念力刹那而过,“加持”便完成。她透过译者,告诉你,如果有什么病,应该如何服用大悲水,如果患在外部,她告诉你如何用“大悲水”濡湿毛巾,来敷治患部。带回去的大悲水,每天加一杯在米里煮饭,全家吃,也可煮沸喝,消灾祛障。


    在大兴善寺,每天求“大悲水”的人,可用车水马龙来形容。有的带瓶子、罐子、水桶、塑料汽油桶,大到五加仑装的,在大殿里排队等候“颁赐大悲水”。福慧尼师在大殿上为善男信女“加持”。她盘坐在佛像前面的水泥地上,自己首先端一大铁杯自已加持过的大悲水,先用手沾水洗过自己的双眼,再沾水淋过自己的胸口,又用水沐一下头顶,抹一下脸,然后把一大杯水,一饮而尽,如有几滴水落到地上,她便用手在地上一扫,把水扫在手上,再往身上抹。


    用她的修道功夫,用“念力”为坐在凳子上的来人灌注,她用什么念力,没有人知道,凡是有病的人都可以加持,没有病的到这里来看师父的人,便为她作“平安加持”。她庄严、微笑地用功加持对方,许多人患上难治的疾病,被大悲水治疗痊愈。一位洪正廉先生的女儿—素英,患骨癌,经过“师父”的大悲水治愈(原报道载于《普门》26期)。


    若问她修的什么法门,她微笑一下,然后,她说——“你都知道”。当然,她也常为专访者指示念佛法门。她对企图记录的采访者不时用手势表示?她自己渺小,如飞鸟、游鱼,不值你们如此尊重、崇敬,“请不要超量地赞赏她”;她谦和地表示:实在没有特别之处,能供人流传,供人知晓。她只是个平凡的修行人。最重要的是,不管你信不信佛,她都不接受任何人礼拜,如果你礼拜她,她马上反过来拜你,更反俗的是,她绝不收“在家皈依弟子”,她只有12个出家女弟子,她为她们剃度之后,接下来派她们去受戎,再回寺里工作。


    福慧尼师交代她的弟子,她不愿被拍照,“有什么好看的,一付丑样,过几年也许就上锈了!要上了报,丢死人!一个微小的尼姑!我才不要!”不仅自己不让人拍照,而且寺院也不愿别人照。因为寺院让人照,会有同样后果经过照片的传播,全世界的人都会把大兴善寺吵翻,那样,就更罪深业重了。


    即便寺里上殿做早晚课时梵呗,也不可以“录音”。如果录她的音,“师父”会“他心通”,知道你“录寺里的音”,她手里早已准备好另一卷空白录音带,从人丛中把你抓到,恳求和你交换,把你录的那一卷没收。如果照她的相,她也如法炮制,用全新柯达跟你交换。她会笑容可鞠地,慈悲可溢地告诉你,不要照她,她是微小的,像天上的鸟儿,水里的鱼儿,微不足道!“而你们,这么大男子汉、大法师、大居士——都是伟大的,不像他们这些每天只吃两顿斋饭,穿破纳衣的比丘尼们,只为佛陀传道,不愿得世间令名,请你慈悲——不要拍照……” 

 
    该寺的常持法师说,对师父的身世,也完全不知道,虽然她在这里已经七八年,她也不过问这些俗事,她只知道跟师父修道。福慧尼师不愿留人间浮名,直到圆寂后,从寺里告示中才知其法名僧腊。


    她乃苑里镇本地人,俗家姓陈,家庭富有,青少年时,曾在台北读过“台北第一高女”,在台湾光复后好像拜见过慈航法师,20岁前后,曾结过婚,婚后生一子二女,当孩子还幼小时,夫婿因病去世,她便把儿女交给公婆,自己弃俗修道,时年35岁,此后她的经历不明,她何时出家,无法确定时间,好像是“自己剃度,自己受戒”的;在山间修苦行,直到再度出现在她的故乡,建立大兴善寺为止。 


    据莲因寺忏云法师说她的专修,应该似是“大悲咒”;从她的念力加持上,可以看出一遍“大悲咒”在她念头里会一闪诵完,不须分别,这已是佛法上的高手;她必是一位在静坐行持上有极高成就的人,否则就支持不了冬寒如一的一袭布壳。还有她那真正众生平等、无相无作意的语默动静。苑里镇当地人几乎都把这位“土生”的比丘尼,当作菩萨来供养。
    
    附注:本文根据台湾陈慧剑居士著《现代大悲咒成就者——台湾大兴善寺福慧比丘尼随访录》改编,原文七八千字,以参访形式叙述,为方便更多读者沁闻大德的“芳香”,故拣择其精要事迹改编。(2010年4月29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